<strike id="51tjx"></strike><strike id="51tjx"></strike>
<listing id="51tjx"><th id="51tjx"></th></listing>
<address id="51tjx"><address id="51tjx"><menuitem id="51tjx"></menuitem></address></address>
<dl id="51tjx"></dl>
<dl id="51tjx"></dl>
法治網首頁>>
發展數字經濟要強化協同治理
發布時間:2022-08-09 16:58 星期二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網

□ 王 丹

近日,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于同意建立數字經濟發展部際聯席會議制度的函》,正式批準建立由國家發展改革委牽頭、中央網信辦、工業和信息化部等20個部委組成的數字經濟發展部際聯席會議制度。

發展數字經濟事關國家發展大局,是把握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新機遇,推動構建新發展格局,促進經濟高質量發展,構筑國家競爭新優勢的戰略選擇。建立數字經濟發展部際聯席會議制度,是新形勢下國家層面總攬全局、審時度勢作出的重大決策部署,是“十四五”和更長時期深入實施數字經濟發展國家戰略,健全完善我國數字經濟發展頂層設計和體制機制的重大舉措,對進一步統籌推進數字經濟發展和治理,不斷做強做優做大我國數字經濟具有重大而深遠的意義。

一方面,建立數字經濟發展部際聯席會議制度有利于匯眾智、聚眾力,最大限度激發加快數字經濟高質量發展的磅礴力量。近年來,我國數字經濟發展較快、成就顯著。我國數字經濟規模已經連續多年穩居世界第二,擁有全球最大的信息通信網絡,形成了全球最為龐大、生機勃勃的數字社會。特別是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數字技術、數字經濟在支持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恢復生產生活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然而,我們要看到,同世界數字經濟強國相比,我國數字經濟大而不強、快而不優,特別是數字關鍵核心技術能力相對偏弱,數字基礎設施布局不盡合理、數字經濟國際競爭力相對不足、平臺經濟發展成本不斷上升等問題日益突出,亟須各部門充分整合現有資源,加強跨部門協調溝通,有效調動各方積極性,而建立數字經濟發展部際聯席會議制度就是加強統籌協調和組織實施,加強數字經濟發展舉措的系統集成、整體推進,打通淤點堵點,激發數字經濟發展整體效應。

另一方面,建立數字經濟發展部際聯席會議制度,有利于大力推進數字經濟治理能力和治理體系現代化,全面提升國家數字經濟治理效能。數字經濟是繼農業經濟、工業經濟之后的主要經濟形態,其發展速度之快、輻射范圍之廣、影響程度之深前所未有,對國家治理方式、治理能力和治理體系產生深遠影響。相比傳統經濟形態,數字經濟涉及領域廣、參與主體多,快速發展過程中出現諸多新的治理難題,如平臺壟斷、資本無序擴張、算法操縱、網絡攻擊、網絡暴力、數據泄露和濫用、個人隱私侵犯等,這些問題不僅可能影響數字經濟健康發展,而且可能會對國家經濟金融安全構成威脅,但傳統的監管治理體制尚不能完全適應和有效應對。

因此,亟須加快構建完善與我國數字經濟發展相適應的協同治理制度和基本框架。而建立數字經濟發展部際聯席會議制度的一個重要出發點,就是要高效統籌數字經濟發展過程中政府與市場、發展與安全、中央與地方、國際與國內等重大關系,加強數字經濟發展和治理宏觀層面戰略性、系統性、前瞻性研究謀劃,通過健全協調配合機制,整合行政資源,理順部門關系,協同推進數字經濟發展國家戰略和重大舉措務實實施,打破部門壁壘,做到政令暢通、各負其責而又相互配合,形成數字經濟發展的強大制度和組織動力,全面提升國家數字經濟治理效能,推動數字經濟發展行穩致遠。

今年年初,國務院印發《“十四五”數字經濟發展規劃》,科學擘畫了“十四五”時期乃至更長時期我國數字經濟發展的全新藍圖。下一步,扎實推進該規劃明確的各項重大任務、重大工程和重大舉措,需要充分發揮數字經濟發展部際聯席會議制度統籌協調和組織實施的關鍵性功能,切實落實好國務院關于數字經濟發展部際聯席會議制度的職責規定和工作要求,既抓頂層設計協同,也抓戰略落實協同,更抓政策效果協同,促進各項重大舉措在政策取向上相互配合、在實施過程中相互促進、在政策成效上相得益彰,朝著不斷做強做優做大我國數字經濟,構筑國家競爭新優勢的戰略目標聚焦發力。

(作者系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副研究員)

責任編輯:張美欣
国产欧美亚洲长篇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