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51tjx"></strike><strike id="51tjx"></strike>
<listing id="51tjx"><th id="51tjx"></th></listing>
<address id="51tjx"><address id="51tjx"><menuitem id="51tjx"></menuitem></address></address>
<dl id="51tjx"></dl>
<dl id="51tjx"></dl>
法治網首頁>>
美在中東累累罪行成“美式人權”照妖鏡
發布時間:2022-08-22 16:49 星期一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網

□ 王一同

中國人權研究會近日發布《美國在中東等地犯下嚴重侵犯人權罪行》研究報告,指出美國在中東及其周邊地區犯下包括戰爭罪、危害人類罪、任意拘押、濫用酷刑、虐囚和濫施單邊制裁等一系列嚴重違背國際法的罪行,構成對人權的系統性侵犯,危害持久且深遠。

分析人士認為,美國就是一些中東國家人權狀況惡化的罪魁禍首。多年來,為了維護霸權,自詡為“人權衛道士”的美國在中東犯下累累罪行,制造了一場又一場人道主義災難,導致中東多國動蕩不止,經濟社會遭受重創,民生凋敝嚴重,數十萬人喪生,數百萬人淪為難民。可以說,美國在中東的累累罪行已成為所謂“美式人權”的照妖鏡,照出了掩蓋在“人權捍衛者”遮羞布下的人權踐踏者的真面目。

頻繁發動戰爭

入侵、轟炸、煽動叛亂、支持代理人戰爭、提供武器彈藥、培訓反政府武裝……美國在中東地區以“保護人權”為名制造動亂,導致中東等地戰火連連、戰亂頻頻,給地區人民帶來深重的人道主義災難。

據報道,2003年,美國及其西方盟友以所謂“伊拉克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為由,不顧國際社會普遍反對,繞過聯合國安理會,悍然入侵伊拉克。這場戰爭導致伊拉克持續動蕩,基礎設施近乎癱瘓,而美國所稱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至今不見蹤跡。據估計,這場戰爭導致20萬至25萬名平民死亡,約250萬人淪為難民。以美國為首的聯軍大量使用貧鈾彈和白磷彈,導致戰后伊拉克嬰兒出生缺陷率大幅上升。2010年開始,美國在中東多國助推“阿拉伯之春”,導致多國發生動蕩,大量難民流離失所。2011年,敘利亞爆發內戰,美國及其西方盟友大力支持反對派武裝,試圖推翻敘政府,令無數敘利亞人陷入無盡的苦難。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公室今年6月發布報告稱,截至2021年3月,敘利亞沖突已導致超過30萬敘平民死亡。

美國歷史學家保羅·阿特伍德在2010年出版的《戰爭與帝國:美國的生活方式》一書中指出:“戰爭是美國人的生活方式。”美國自建國以來,沒有參加過戰爭的時間不足20年,是一個名副其實的“戰爭帝國”。冷戰結束后,中東及其周邊地區所有重大沖突和戰爭中幾乎都有美國人的身影,淪為美國對外戰爭的重災區。據美國《史密森學會雜志》統計,2001年以來,美國以“反恐”之名發動的戰爭和開展的軍事行動足足覆蓋了“這個星球上約40%的國家”。美國不僅糾集盟友發動海灣戰爭(1990-1991年)、阿富汗戰爭(2001-2021年)、伊拉克戰爭(2003-2011年)等,還深度參與利比亞戰爭和敘利亞戰爭,制造了世所罕見的人道主義災難。窮兵黷武的美國對地區民眾的生命權和生存權造成直接、嚴重和持久的傷害。

聯合國難民署稱,持續近20年的阿富汗戰爭造成260萬阿富汗人逃往國外,350萬人流離失所。2003年,美國繞開聯合國,違反禁止使用武力的國際法基本原則,以憑空捏造的理由發動伊拉克戰爭,構成對伊拉克的侵略。根據全球統計數據庫的資料,2003年至2021年,約有20.9萬伊拉克平民死于戰爭和暴力沖突之中,約有920萬伊拉克民眾淪為難民或被迫離開故土。

美國還頻繁踐踏國際法濫殺無辜平民。為達到自己的軍事目的,美國視他國平民的生命為無物,多次無差別攻擊中東等地平民,廣泛采取空襲行動進行所謂的“反恐”,經常“誤殺”平民,傷及無辜,任意剝奪別國民眾生命權。

強植“美式民主”

美國在中東等地肆意打壓不順從自己的國家和組織,強制推行美式價值觀,確保美國主導的全球政治經濟秩序和安全秩序,實質是維護美國的“軍事-經濟-觀念三位一體”霸權,后果是改變地區國家的自主發展道路,嚴重損害中東等地有關國家的主權和當地人民的發展權、健康權。

報告指出,一方面,冷戰結束后,美國為了全面主宰中東等地,對該地區不服從美國“旨意”和利益的主權國家,以發動戰爭等方式直接推動政權更迭,進而強制移植“美式民主”,改造有關國家的制度和發展道路。最典型的就是美國2001年和2003年通過對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武裝入侵,推翻自己不喜歡的政權。另一方面,美國長期支持非政府組織和代理人向中東社會滲透,屢屢用“顏色革命”的手段改變中東國家的發展道路。作為美國政府干涉別國內政、煽動分裂對抗的“馬前卒”和“白手套”,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服務于美國戰略利益,對中東國家進行了長期的滲透和顛覆活動,留下斑斑劣跡。該組織依賴白宮和美國國會的持續資金支持,遵照美國政府命令,通過向親美個人和團體提供資助,在埃及、也門、約旦、阿爾及利亞、敘利亞、利比亞等國煽動顏色革命,是“阿拉伯之春”的重要幕后黑手。

美國還試圖通過改造地區國家,建立脆弱的依附性政權,為其全球霸權服務。美國的強制“制度輸出”,不僅帶有深厚的霸權主義色彩,而且破壞了地區國家自主探索發展道路的努力,造成了一系列災難性后果。美國對阿富汗、伊拉克、敘利亞、利比亞等國進行的“強制改造”,導致這些國家的政治秩序和社會穩定被打破,社會團結和國家凝聚力被摧毀。這種以武力推翻他國政權、干涉他國內政、強制輸出所謂“民主”的行為,不僅違反禁止使用武力、不干涉內政等國際關系基本準則,而且嚴重侵犯了相關國家人民自主選擇發展道路的權利和基本人權。

針對美國的斑斑劣跡,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指出,民主是全人類共同價值,不是少數國家自詡的專利。一國是否民主,只能由該國人民來評判。美國所謂的“民主人設”早已崩塌,卻強迫他國接受美式“民主標準”,以民主價值觀劃線、拼湊小集團,這是對民主徹底的背叛。

濫施單邊制裁

美國堪稱全球唯一的“制裁超級大國”。根據美國財政部《2021年制裁評估報告》,截至2021財年,美國已生效的制裁措施累計達9400多項。美國濫施單邊制裁,造成有關國家蒙受嚴重經濟損失、民眾生活質量下降。

報告提到,自1979年以來,美國就長期對伊朗等國實施各類單邊制裁。1996年又拋出所謂“達馬托法案”,禁止外國公司對伊朗、利比亞能源產業進行投資,實行影響深遠、危害極大的“長臂管轄”。此后,美國對伊朗的制裁層層加碼、步步升級。特朗普政府時期更是對伊朗實施制裁和“極限施壓”,企圖以壓促變,顛覆伊朗政權。伊朗魯哈尼總統執政期間表示,特朗普政府的制裁至少對伊朗造成2000億美元(1美元約合人民幣6.76元)的經濟損失,“美國對伊朗的制裁是非人道的,是犯罪和恐怖主義行為”。

伊朗外交部日前發表聲明說,美國對他國實施單邊經濟制裁是公然、系統地侵犯人權。美國對伊朗實施的嚴酷制裁和經濟恐怖主義,對伊朗的生產、就業和國家收入產生負面影響,導致民眾收入減少和社會發展放緩。

美國在敘利亞沖突全面爆發前就開始對敘政府、企業和個人實施制裁,此后更是不斷追加制裁。2019年,美國會通過“凱撒法案”并由時任總統特朗普簽署,對外國投資者在敘投資、建設設置重重阻礙,進一步加強對敘經濟封鎖。

敘利亞政治問題專家艾哈邁德·阿什卡爾指出,美國長期以來對敘實施經濟制裁,近年來更是不斷升級,讓本就因戰爭、疫情等遭受重創的敘經濟愈加凋敝,民眾成為制裁的犧牲品。

此外,美國對伊拉克實施野蠻的單邊制裁,也造成嚴重后果。據報道,1990年8月至2003年5月,制裁造成伊拉克石油收入損失1500億美元。時至今日,伊拉克的人均年收入都沒有達到1990年的水平(7050美元)。

美國塔夫茨大學教授德雷茲納在《外交事務》雜志發表文章批評稱,美國歷屆政府濫用經濟脅迫和經濟暴力手段,將制裁作為解決外交問題的首選方案,非但起不到效果,還造成人道主義災難。美國針對中東等地有關國家政府施加的單邊制裁,最終傷害的是這些國家的普通民眾,嚴重損害了被制裁國家和民眾的發展權。

分析人士稱,美國自封“民主教師爺”,罔顧世界上不同國家和地區在經濟發展水平和歷史文化方面的巨大差異,熱衷于強行輸出、移植美式民主。然而,美式民主所到之處,眾多國家和地區深陷動蕩、沖突和戰爭泥潭,造成巨大的人道主義災難,貽害無窮。美國在中東的諸般劣跡已經將其“美式人權”真面目暴露無遺。

責任編輯:張美欣
国产欧美亚洲长篇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