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51tjx"></strike><strike id="51tjx"></strike>
<listing id="51tjx"><th id="51tjx"></th></listing>
<address id="51tjx"><address id="51tjx"><menuitem id="51tjx"></menuitem></address></address>
<dl id="51tjx"></dl>
<dl id="51tjx"></dl>
法治網首頁>>
要聞>>
朱成平:煉就火眼金睛守護文化安全
發布時間:2022-08-26 06:49 星期五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網

□ 奮進新征程 建功新時代·非凡十年

圖為朱成平(左一)帶隊在某書店檢查涉嫌非法出版物的進貨渠道。 杜蕎 攝

□ 本報記者 張維

四川省南充市“掃黃打非”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專職副主任朱成平,傳說中有點“神奇”。

“他辦了特別多的案子,其中不少是省里乃至全國掛牌督辦的。”

“他每次出去,都能發現辦案線索。”

“他在非法出版物鑒定方面很厲害。”

然而,聽朱成平講他自己的故事,卻很“平淡”。

“我是一名軍隊轉業干部,走上‘掃黃打非’工作崗位可能是命運的安排。”

“我也有過很外行的時候,如今只能說是從執法監管生手變成了熟手。”

“這十年來,生活中也有很多變化,愛人已經退休了,女兒從醫學學士讀到了醫學博士,家庭很幸福。”

朱成平,就是這樣一位很真實、很質樸的在平凡崗位中創造出不俗成績的基層工作者。他說,自己只是“大時代之中的小人物”,所有的成績都離不開這個偉大時代。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文化事業全面繁榮,文化產業快速發展,尊重創新創造、保護知識產權已成為社會共識,國家修訂了著作權法、建立了世界上覆蓋人數最多的版權登記制度。”在朱成平看來,近十年來,“掃黃打非”工作有效查處了各類非法出版活動,有效遏制了淫穢色情信息傳播,有效凈化了網上網下文化環境,成為維護國家文化安全,護航改革開放的重要力量。

曾經泛濫一時的非法書報刊、盜版光盤明顯減少,曾經潛滋暗長、肆意傳播的淫穢色情信息明顯減少,曾經對廣大青少年構成嚴重危害的文化垃圾明顯減少……這些肉眼可見的變化,便是明證。

因原則性強被選中

敏銳查出多條線索

在如今這個崗位上,朱成平已經干了十年之久。

2006年從軍隊轉業后,他來到了原南充市廣播電視局工作。6年后,原南充市廣播電視局因機構改革被撤銷,原單位有18名公務員合并到南充市文化體育局,組成新單位南充市文化廣播影視和體育局,加掛南充市新聞出版版權局牌子,而南充市“掃黃打非”辦公室就設在該局。

朱成平坦言,那時候,自己從未想過這個“掃黃打非”辦公室具體是干什么的,但因為原來的負責同志被調整到新崗位,單位領導就讓他來負責“掃黃打非”辦公室的日常工作。

“我當時有些疑惑,直接問了領導,我說我是剛合并過來的,你們還不了解我,怎么放心讓我負責這項工作?”單位領導給出的理由是,“你是軍隊轉業的團職干部,軍隊干部雷厲風行,工作原則性強,我們相信你的人品和作風,你適合‘掃黃打非’工作崗位”。

于是,朱成平痛快地接受了組織的安排。沒想到,這一接手就是10年。朱成平坦言,最初他對自己能干好這份工作信心十足,認為只要自己堅持原則、敢于擔當就行了,但很快就“尷尬”了。

一次,朱成平和文化市場綜合執法支隊的同行檢查圖書批發市場時,在一家規模較大的書店發現一批圖書涉嫌為非法出版物。“當時我很高興,覺得自己第一次帶隊檢查就有收獲,便當場指揮執法人員把圖書全部拉走。”

至今,朱成平仍然對書店老板當時的反應記憶猶新:他很氣憤地說,“你憑什么沒收我的書”?旁邊的執法支隊負責人解釋道,“你銷售的這批書涉嫌為非法出版物,按照規定,我們要將這批書作為證據先行登記保存,在7日內送去鑒定。如鑒定結果沒問題,會很快將圖書還你;如鑒定結果為非法出版物,你這批圖書肯定要沒收,還要根據案情對你作出行政處罰。”書店老板這才配合做詢問筆錄,并同意執法支隊帶走圖書。

“這件事給我上了一課,讓我明白了只有熱情是無法做好‘掃黃打非’工作的,必須加強學習,盡快熟悉‘掃黃打非’相關法律法規、掌握文化市場重點點位、熟悉執法監管、調查取證程序和辦案要求等。”朱成平說。

朱成平希望能盡快改變現狀,于是將自己的閑暇時間填充得滿滿的,全部用于學習——自學“掃黃打非”法律法規知識,積極參加相關業務培訓,努力提升業務技能。

努力學習很快有了效果。幾個月后,一起棘手的案件交到了他手上——一所學校經營非法出版物的案子久拖不決,學校不滿處罰結果,不僅不繳納罰款,還將朱成平所在的單位告上了法院。這一案件轉到朱成平手上后,他用自己所學的法律知識給學校析理講法,最后在法官的見證下,學校按行政處罰通知補繳了罰款,行政訴訟也就此畫上了句號。

漸漸地,在“掃黃打非”領域,朱成平有了更多的心得體會。比如,“不僅要熟悉法律知識,還要有敏銳的洞察力”。

有一次,朱成平到南充的一個縣城出差,當晚入住當地一家酒店。第二天吃早餐時,一個人隨口的一句話引起了他的注意。“昨晚我在酒店房間看電視,看到有境外電視節目在污蔑我國。”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朱成平馬上意識到這應該是一起非法安裝和使用衛星地面接收設施案。于是,他馬上通知當地“掃黃打非”辦公室,迅速協調文化執法人員開展核查處置。經調查取證,酒店負責人承認了違法事實。很快,非法安裝的衛星地面接收設施被沒收,酒店被處以兩萬元罰款。隨后,南充市“掃黃打非”辦公室舉一反三,在全市酒店行業組織有關部門開展專項清查行動,杜絕了此類問題再次發生。

還有一次,在閬中市檢查時,他聽當地“掃黃打非”辦負責同志說,閬中古城景區的一條街道上,有家書店出售圖書論斤賣,少兒圖書20元一斤,精裝圖書18元一斤。

“我一聽,除了舊貨市場,還沒聽說過新圖書論斤賣的,當時就感覺這家書店肯定有問題。”朱成平馬上趕到這家書店,果不其然,在這里,他很快發現書店銷售的“共和國風云紀實”“國學系列寶典”叢書等均涉嫌為非法出版物。后經過正式鑒定,這些圖書全部都是非法出版物。

掃黃打非走入基層

版權保護力度加大

慢慢地,在“掃黃打非”這一領域里,朱成平辦的案子越來越多,其中不乏大案要案,他也越來越有成就感,“最大的成就是守護了文化市場的安全”。

成就感來自一組數據:這十年來,南充市始終保持“掃黃打非”高壓態勢,重拳打擊“涉黃涉非”違法犯罪活動,累計查辦“掃黃打非”案件300余起,其中全國掛牌5起,全省掛牌53起,有力地震懾了違法犯罪。南充市的“掃黃打非”工作,綜合考評成績每年都位居全省第一方陣,南充市“掃黃打非”辦兩次被評為全國“掃黃打非”先進集體。

朱成平向記者坦言,隨著工作時間的增加,他本人對“掃黃打非”工作的思想認識也在逐漸深化。“剛開始我覺得這應該只是一項比較單純的行政工作,主要工作就是規范管理一個帶有競爭性質的出版物市場,但現在覺得它的意義遠非如此。我越來越認識到,這是一項非常重要的工作,關乎國家政治穩定、社會安定和文化安全,對促進文化市場健康發展發揮著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朱成平覺得,這是時代帶給他的變化,賦予他的榮光。

朱成平說,“掃黃打非”是伴隨著改革開放開始的,20世紀80年代,出版物市場經營秩序混亂,城市中非法小報小刊隨處可見,遍布大街小巷的淫穢色情錄像廳讓人觸目驚心。為確保我國改革開放的航船沿著正確方向前進,圍繞人民群眾反映強烈的出版物市場問題,黨中央作出了“兩個文明一起抓”,深入開展“掃黃打非”的戰略決策,有力維護了我國意識形態安全和文化安全。

這些年,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掃黃打非”戰線所處的工作形勢發生了顯著變化。市場行業結構不斷優化,新興出版業態蓬勃興起,出版物市場環境更加規范有序。但是,非法出版活動不時出現,不斷變換手法以逃避監管,同時迅速向互聯網蔓延。“掃黃打非”工作面臨著網上網下兩個戰場,形勢更趨復雜,難度不斷加大。

適應新時期新形勢新要求,在黨中央的高度重視和堅強領導下,“掃黃打非”戰線堅持正本清源、守正創新,以“踏石留印、抓鐵有痕”的勁頭,聚集重點難點,突出首要任務,保持高壓態勢。“凈網”“護苗”“秋風”等專項行動環環緊扣,網上網下治理同步發力,基層“掃黃打非”工作基礎逐漸夯實,帶來了許多可喜的變化:各類非法出版傳播活動得到有效治理,為群眾所詬病的淫穢色情出版物及有害信息明顯減少,假冒記者敲詐勒索問題得到有效遏制,網絡空間日益清朗,社會文化環境日益健康。

朱成平說,南充市“掃黃打非”辦始終堅持把打擊侵權盜版作為重點工作,每年都要查處一批侵權盜版案件,每年都要集中開展侵權盜版及非法出版物集中銷毀活動。近十年,南充市累計查處侵權盜版案件40余件,累計銷毀侵權盜版制品及各類非法出版物20余萬件。在新近開展的出版物市場專項檢查中,又發現一批侵權盜版案件線索,目前這批侵權盜版線索正在逐一開展立案調查。

越來越注重保護未成年人健康成長,也是近十年“掃黃打非”領域發生的新變化。朱成平清楚地記得,為培養擔當民族復興大任的時代新人,2015年“掃黃打非”工作增加了一項“護苗”專項行動。

據朱成平介紹,從那年起,他們就下大力氣開展“護苗”工作:集中整治校園周邊。每年春秋開學季、五一、六一等時間節點,堅持對全市中小學校周邊的報刊亭、文具店、雜貨店、網吧等進行全面檢查,堅決收繳非法有害出版物,確保校園周邊文化市場干凈有序。去年,南充市還在四川省率先設立了“護苗工作站”。

此外,大力推進“掃黃打非”進基層,也是“掃黃打非”領域近十年發生的變化之一。黨的十八大以來,“掃黃打非”進基層工作得到了更多群眾的歡迎和支持,“掃黃打非”進鄉村、進社區、進學校、進景點、進企業持續向縱深推進。

忠于事業一心為公

不懼威脅敢于擔當

隨著“掃黃打非”事業一路成長的朱成平,也變得越來越忙。在取得無數成績的同時,也平添了許多煩惱。

比如,來自情與法的沖突。有一次,身在外地參加培訓的他接到一個舉報電話,舉報人說,她是一名學生家長,前幾天在嘉陵區李渡鎮趕集時,發現有人租用鎮街上的門面售賣疑似色情的低俗光碟,她看到好幾個學生在那兒買,希望“掃黃打非”部門管一管。

朱成平敏銳地察覺到,這可能是一起刑事案件的線索,于是迅速協調市文化執法支隊前往核查處置。果然,執法人員在現場查獲了大量非法光碟。經鑒定,其中1310種4000余張光碟為非法出版物及侵權盜版出版物。

朱成平了解到,犯罪嫌疑人家庭貧困,是為了增加收入而銷售非法出版物,再加上犯罪情節也不算特別嚴重,為此是否移送司法機關處理,在當時的執法人員中產生了分歧。朱成平坦言,他也對嫌疑人產生過憐憫之心,但覺得觸犯法律就必須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最后,該案移送公安機關,犯罪嫌疑人因侵犯著作權罪被人民法院判處緩刑,并處罰款1000元。

在朱成平的煩惱中,還有對當事人不理解、不配合的“怕”。他告訴記者:“說到工作中遇到的困難,別的都不怕,就怕執法監管中當事人不理解、不配合。”

在南充主城區日用品批發市場內的一家小書店,書店老板是一對外省來南充做生意的中年夫妻,因為賺錢心切,又不懂法律法規,經常在店里銷售非法出版物。朱成平在一次帶隊檢查這家書店時發現,店內銷售的年畫為非法出版物,有關部門為此對書店經營者作出了行政處罰。

半年后,朱成平又一次來到了這家書店,發現店里銷售的中小學教輔資料類圖書為非法出版物,書店老板又被罰了款。

沒想到的是,還有第三次。當朱成平再次帶著公安、市場監管、文化執法人員檢查該書店時,書店居然還在銷售非法少兒出版物。這一次,書店老板“怒”了。

當朱成平安排執法人員把有害少兒出版物作為證據保存起來時,書店老板用手指著朱成平,氣勢洶洶地說:“我認得你,就是你這個高個子,每年都來找我們的麻煩,你想把我們書店整垮了才開心。”聽到書店老板的大聲指責,門口很快就圍了一群不明真相的群眾,個別人真以為是執法人員故意找書店的碴兒。

群眾的不理解讓朱成平很尷尬,但他卻毫不退縮地提高了聲調,大聲對書店老板說:“不是我們找你的麻煩,是你為了多賺錢昧著良心,多次低價購買非法出版物,然后在書店銷售,屬于典型的屢教不改,這次銷售的非法少兒出版物對未成年人健康成長有害,這種違法行為不但讓學生家長痛恨,也將受到行政機關的處罰,情節嚴重的還會追究刑事責任,我們檢查你的書店是依法行事,不存在故意找碴兒之說。”

這讓劇情發生了反轉。一些之前還不理解的群眾開始對書店老板產生質疑,書店老板的態度也明顯軟了下來。在朱成平和檢查組成員反復宣傳相關法律法規后,這對夫妻終于認識到他們多次銷售非法出版物是明顯的違法行為,并表態將配合執法人員調查,服從有關部門處理,今后一定守法經營,不再銷售非法出版物。

這種不理解、不配合還算是輕的,有時候甚至還給朱成平自己帶來了麻煩。有一次,南充一家單位在采購的圖書中發現存在非法出版物,請求“掃黃打非”辦介入查處。隨后,市文化執法支隊對采購的15萬余冊圖書進行了抽樣,準備送去鑒定。

“我們專門騰了一間房屋來保管鑒定樣書,當時供貨方代表到辦公室找過我,希望我睜只眼閉只眼,我當時跟他說,我們一定會公正辦理,你們也不用找人來說情。”朱成平說。

那時,朱成平帶著幾名同事,在做好日常工作的同時,加班加點對抽樣圖書進行鑒定,鑒定結果是,其中有500多種6000余冊圖書為非法出版物,已達到刑事立案要求。

這個時候,麻煩來了。圖書供貨方說:這是朱成平和某位局長聯手在整他們,是專門找有問題的圖書來坑害他們。為轉移視線、逃避公司責任,供貨方負責人還多次向省、市有關部門舉報朱成平,說朱成平勾結相關人員弄虛作假,故意陷害他人,目的就是想不支付150余萬元圖書款。

“當時,我心里很氣憤,是誰在誣告陷害,當事人心里最清楚。”朱成平說,后來經過有關部門核查,舉報人列舉的事項純屬虛構,根本不存在。最終,供貨方因涉嫌侵犯著作權罪被移送公安機關立案查辦。

不負人民群眾期待

堅持做好本職工作

正是因為在工作中遇到一些執法對象不理解、不配合的情況,讓朱成平深切地感受到,做好“掃黃打非”工作不但要查處大要案件,而且要開展社會宣傳。

“廣大群眾對‘掃黃打非’在維護文化安全、保護知識產權、提升民族創新能力的認識還不夠,需要不斷提高他們對‘掃黃打非’工作的認知度和支持度。”朱成平說。

為此,朱成平在堅持利用本地傳統媒體與新媒體對“掃黃打非”工作部署、專項行動推進和大要案件查處等方面廣泛開展宣傳外,還堅持每年為市級“掃黃打非”成員單位和區縣有關部門宣講“掃黃打非”相關知識。十年來,先后在市級成員單位、區縣有關部門和大、中、小學校開展“掃黃打非”知識宣講30多場次,受眾6000余人。

在朱成平看來,“掃黃打非”是一個沒有硝煙的特殊戰場。“掃黃打非”工作面臨的形勢仍然尖銳復雜,有害出版物依舊屢禁不止;淫穢色情、低俗庸俗、封建迷信等有害信息大量向網上轉移,也導致查處打擊難度明顯增大。“新形勢下‘掃黃打非’面臨許多新情況,必須研究新對策,采取新辦法,可以說,‘掃黃打非’工作沒有休止符,專項整治行動永遠進行中。”

朱成平說,做了這么多年的“掃黃打非”工作,他感覺壓力越來越大,“這個壓力主要來自人民群眾,因為他們對我們工作的期待越來越高,要是我們不把工作做好,就會愧對他們”。

隨著人民群眾對“掃黃打非”工作越來越熟悉,對“掃黃打非”工作也越來越支持。家長和其他群眾會主動投訴和舉報校園周邊網吧及娛樂場所接納未成年人的現象等問題。群眾期待越高,也就意味著“掃黃打非”戰線的擔子越重。“這就要求我們必須要有一支業務熟、能吃苦、敢擔當的隊伍,才能在‘掃黃打非’的戰場上不斷取得勝利。”朱成平說。

朱成平對深化“掃黃打非”工作有很多自己的想法。他建議加強“掃黃打非”能力建設,以應對“掃黃打非”工作面臨很多新技術、新業態、新情況的挑戰;進一步提高“掃黃打非”的社會認知度和支持度。

朱成平很有感觸地說:“我干了整整十年的‘掃黃打非’工作,雖然這個工作要讓人付出很多,但社會文化環境持續向上向善向好讓我有了很大收獲,我對自己能從事這項工作感到十分驕傲。”

“雖然我還有4年多退休,但只要還在‘掃黃打非’崗位一天,就一定會恪盡職守,始終以昂揚的精神狀態把本職工作做好,努力當好文化安全的忠誠衛士,站好崗、放好哨、守好陣地,確保社會文化環境天空晴朗、天氣清爽。”朱成平說。

責任編輯:劉一鳴
国产欧美亚洲长篇连载